关于 下载 新闻 合作 招聘 联系 论坛
[2021-4-5] 日本延迟退休、韩国学校关门……“老龄少子”的东亚困局

我们的东亚邻国,同为高人口密度、老龄化和少子化的日本和韩国接连爆出人口新闻。韩国去年首次人口负增长,今年开学有些学校因为招不到新生关闭了;4月1日,日本《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》实施,企业员工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了70岁。一个老龄化少子化的东亚呼啸而至。
此前,日本企业的退休有三种方案供选择,一种是固定退休年龄,65岁退休;一种是建立返聘制,企业返聘到65岁;第三种是废除退休制度,可以一直干下去。通常企业会选择相对温和且具有弹性的返聘方案。如今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,相信大多数企业和员工还会接受返聘制度,继续留在原公司返聘,直至70岁后退休。
日本提高退休年龄,其实不是强制的。企业或个人不遵守规定,也不会受处罚。这次立法只是向70岁退休过渡的一场“彩排”,真正成为义务制,还需多种政策配套。

《了解的不多也无妨,是一家人》剧照
目前政府调控个人延迟退休的意愿,主要靠退休金的领取。退休金年龄是65岁,此时退休领取足额退休金,如选择在60岁至65岁之间领取,每提前一个月减少0.5%,65岁至70岁之间领取退休金,正常额度的基础上每月上浮0.7%。上浮最多42%,减少最多的是30%。上浮比减少幅度大,表面上领得多,还是吸引了部分老年人延迟领取。
若返聘在岗,老年人还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。得不到返聘,打零工收入又低,养老金又“打折”,生活就很困苦。
日本平均寿命为84岁,男81岁女87岁。据测算,如果选择从70岁开始领取退休金,大约要到81岁时领取的退休金总额才能与65岁开始领取的人一样多,过了81岁,晚领取的人的优势就显露了出来。总体上,晚领取更为有利。
可70岁退休似乎还不是延退的尽头。去年日本百岁老人突破了8万人,优良的医疗保健福利下,日本的预期寿命全球第一,百岁老人数量连续50年刷新纪录,仅最近10年百岁老人的人数就翻番。据预测,2014年出生的孩子一半有望活过百岁。日本的福利政策在全球发达国家都算上乘,财政压力可想而知。
笔者闲来无事,又把2005年出版的一本书《奇点临近》翻出来。那本书在当时可以说家喻户晓,也有点耸人听闻。对于当时三四十岁的中青年人,作者给出了让人兴奋的建议,保持健康,争取活到2045年,奇点来临那一年。
按作者库兹韦尔的说法,奇点是一种神奇的存在,到了那个时候,人工智能的能力超过了大脑,人类的很多规律都没用了,要被全新的计算机规则代替,而计算机的规则就是摩尔定律,一年半运算能力翻一番。届时我们人类的思想,思维和记忆,完全可以存储在网络里,在虚拟的空间里运行,那时人就无所谓死亡还是生存了,也就是说,只要活到奇点来临时,我们就可以获得永生了。
无独有偶,最近又有另一本未来学奇书造成了轰动,那就是《未来呼啸而来》。书中也有预测,坚持再活12年,一个人类健康史上的关键性节点就将到来,那之后每多活一岁,你就能在此基础上多添一岁的寿数。听起来有点绕口,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,比如人类的预期寿命是80岁,关键点之后,第一年人类的预期寿命会多出两年,第二年会多出4年,依此类推。听起来像天方夜谭,作者却言之凿凿,医药科技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《楢山节考》剧照
既如此,未来世界岂非处处银发飘飘。于是,另一本书映入眼帘,这是历史学怪才尤瓦尔·赫拉利的《未来简史》,这次他一改《人类简史》的春秋笔法,向历史所未及的未来展开了预测。这当然是基于技术的演算,不久的将来,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、发展的瘟疫、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,智人面临着新问题:永生不老和人群极度分化。机器替代了绝大部分人的劳作,世界上因此出现了大批“无价值的群体”,只有少部分人能进化成特质发生改变的 “神人”。
我们知道,西方国家之所以进化为一人一票的民主社会,至少表面上每个人的意愿都受到平等的尊重,是因为大工业生产,劳动者创造了价值。如果不再具有创造财富的能力,他们是否还能够受到平等的对待?其实从近年来的财富分配就可以看出,占有了人工智能和工业机器人资源的富人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财富,绝尘而去,普通人的收入则陷入了长期的停滞。
不巧的是,以上三本书都没有预测到全球新冠大流行,技术进步的乐观前景突然被打断了。可正是在大流行中,mRNA疫苗的快速制备和大规模生产潜力初为人识,这甚至激起了对治疗癌症的又一波幻想。
说完日本延退,再说韩国学校关门。韩国现在的年轻人被称为“三抛”的一代,“三抛”指抛弃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。韩国连续三年总和生育率低于1,去年人口首次下降,高考报名人数也第一次低于总招生人数,大学因为招不到学生而倒闭,中小学也有因为招不到学生而关闭的。
在人口结构上,日本和韩国是我们的一面镜子。底子上我们东亚人口密集资源稀缺,走的都是先劳动密集再科技经济起飞的路径。人口也是从高生育率一路下降,从每个家庭五六个孩子骤减到一个。因为发展顺序不同,先发国家对后进就颇有警示意义。

东京一处地铁站内,一位西装革履的老年人背着公文包匆匆走过。
日本对我们的警示是,因为年轻人少,年轻人就成了“宝”,企业招聘并不看重名校。又因为收入相对平均,大学教授的收入也不比开计程车的多多少,那里的人也就不是很“鸡娃”,孩子学习兴趣成分超过了升学压力,获诺贝尔奖的日本学者反倒不少。
韩国比日本晚近20年,最赚钱的工作都来自于大企业集团,孩子们的升学压力还是很大的。可谁知20年后又如何,时下大中小学学位已经出现了空余,相信过不了几年,当年轻人成了稀缺品,就业形势就会宽松得多。
我们这里还是处于白热化争夺学区房的阶段。有了日韩的警示,家长们其实应该算计一下“鸡娃”的性价比。三四十岁的中年人,大概率会走过那个让人莫名其妙的“奇点”,大概率会有一个漫长的老年生活,与其把大笔的金钱都花在为社会培养一名“无价值者”,还不如在自己身上多投资。要知道,韩国的传统是养儿防老的,可社会观念发生变化后,这一批“鸡娃”的父母竹篮打水一场空,成为贫困的老年人群体,不得不干到白头。

 

 

版权所有©广东传世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78010号
 
电话 短信   邮件  地图